关键字: 站内搜索:

信息详细

山西焦化行业:未来将何去何从

来源:中国煤炭资源网 浏览次数: 日期:2015-02-10

淘汰落后和化解过剩产能是很多行业正面临的问题。山西焦化行业用10年时间,淘汰了9000万吨落后产能,为全省经济发展、全行业健康发展交出了一份成绩单。而今,山西焦化行业正酝酿再用几年的时间,将焦化行业产能利用率从现在的60%提达到80%以上。从60%到80%,山西焦化行业会经历怎样的变革?未来将何去何从?中国化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淘汰落后10年达到9000万吨

“山西省焦化行业依托山西省优质丰富的炼焦煤资源优势,经过20多年来的不断更新、整顿、提升,完成了从土法炼焦、改良焦、小机焦到大型机械化的升级,在炼焦规模、焦炭产量、技术装备水平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的进步和提升,成为中国最大焦炭生产、贸易基地,成为山西六大支柱产业之一。”近日,山西省经信委能源处处长王黎红对山西焦化企业的发展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但这样的进步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据我们统计,山西省近10年来,淘汰落后焦化产能在9000万吨以上。”山西德鸿化工咨询有限公司执行总裁闫德鸿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2014年工信部给山西省下达的淘汰任务是678万吨,山西省自己下达的任务是1112万吨,其淘汰落后产能的力度在全国都是罕见的。”

尽管任务艰巨,但据记者了解,2014年10月31日、11月3~5日,作为全省焦化行业的主管部门,山西省经信委能源处分3批次,赴吕梁孝义市、汾阳市、临汾市、太原古交市督促检查焦化行业淘汰落后产能工作。

对于这样的铁腕治理,中国炼焦行业协会副秘书长曹红彬认为,产能严重过剩是山西焦化行业最根本的压力,如果不能把产能严重过剩、市场严重供大于求的问题解决,大多数焦化企业是翻不了身的。他进一步强调,如不及时采取措施加以化解,势必会加剧市场恶性竞争,造成行业亏损面扩大、企业职工失业、银行不良资产增加、能源资源瓶颈加剧、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直接危及产业健康发展,甚至影响到民生改善和社会稳定大局。

山西省焦炭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政策研究室苏亚杰也这样认为。他说:“事实上,自2008年以来,山西焦化行业一蹶不振后,产能过剩、成本优势丧失、企业负担较重、产业集中度不高、化产利用不经济等问题一直较为突出,加上焦炭价格的起伏波动,焦化企业陷入困顿。当前必须采取这样严厉的做法,才能促进行业继续发展。”

市场变化 考验企业生存能力

的确,记者在采访中看到的现实也印证了苏亚杰的说法。

“2014年年初焦炭价格是每吨1100元,而现在是830元,一吨降低了270元。我们公司的年产能是60万吨,现在生产负荷不到产能的三分之一,成本下不去,亏损严重,如果焦炭价格再这样下去,不用政府关停,我们自己就被市场淘汰了。”在山西省运城市稷山县西社新型煤焦化循环经济示范园区,一位不愿具名的焦化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了解,该园区规划的焦炭产能是370万吨,其中稷山县永恒工贸120万吨焦项目、山西永祥煤焦集团有限公司130万吨、稷山县晋华焦化有限公司60万吨,东方集团60万吨。现在山西永祥煤焦集团有限公司65万吨产能待建,稷山县永恒工贸120万吨焦项目也是待建,目前该园区实际产能185万吨,而正在生产的产能不到100万吨。

同样遭遇的还有山西阳煤丰喜泉稷能源有限公司。

“山西阳煤丰喜泉稷能源有限公司入驻该园区的前提,就是有充足的焦炉煤气可保障公司‘3052’项目正常供气。而今,受焦炭市场的萎缩,原来的建设主体投资建设焦化企业的积极性不高,而我们生产每小时所需的5.5万方焦炉煤气根本无法保障,迫不得已,我们已先上两套日投煤量为650吨的水煤气水冷壁气化炉,这样一来,我们的生产成本将大幅提高。”该公司技术负责人娄俊泽无奈地告诉记者。

山西丰喜华瑞煤化工有限公司生产管理部部长郭永平也满脸愁云。他说:“新绛县中信焦化有限公司二期(新绛县中信鑫泰焦化有限公司)150 万吨干熄焦项目,原计划2014年4月建成投产,向我们供应焦炉煤气。但是由于资金不足,投资不到位,现在只有75万吨产能投产,且受焦炭市场和生产工艺不稳定的影响,给我公司的供气量每小时只有1.2万~1.4万立方米,是原计划的40%,影响了我公司的生产。”

“这些现象在山西焦化行业并非个案。近10年来,山西省焦化产能动态控制在1.2亿吨,而实际在1.4亿~1.6亿吨,平均年产量为8626.76万吨,平均利用率在60%以下,低于全国平均开工率74%,更低于国际通行产能过剩的标准衡量78%。”闫德鸿告诉中国化工报记者,山西省炼焦固定成本一般在170元/吨左右,当开工率为80%,增加固定成本42元,当开工率下降至70%时候,则增加固定成本72元,开工率维持60%时候,则增加固定成本113元。不仅如此,固定成本增加同时,因开工率的下降,焦炉煤气、焦油、粗苯等产量相应大幅度下降,焦炉煤气用于保温,化工产品收益大幅锐减。

导致这样现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

“山西省焦化企业的兴起和发展是依赖山西丰富的炼焦煤资源优势,还依赖于山西小煤矿为山西炼焦煤企业提供了价格相对低廉的炼焦煤,使山西焦化产业在焦炭产品质量和生产成本上具有较强的竞争能力。”山西省化工设计院原院长、焦化专家牛振奎告诉记者,“随着小煤矿的整合,价格低廉的原料煤供应渠道中断,更由于省内短途汽车运输高于省外铁路运输成本,山西省焦化企业原料价格优势基本丧失。”

山西晋阳集团焦化有限公司总经理景学韧则认为,工艺、装备决定成本,成本决定生存。目前能耗、技术、工艺、环保、消防、安全、职业健康卫生、人工等因素都增加了企业的成本,当一个企业的产品成本远远高于销售价格时,停产、淘汰势在必行。这就是市场的力量。

环保约束 淘汰落后提高准入门槛

除了市场给了焦化企业运行的压力,那么下一步山西焦化市场还将面临哪些压力?

曹红彬表示,焦化行业是典型的“两高一资”产业。环保部颁发《炼焦化学工业污染物排放标准》(CB16171-2012)要求,从2015年1月1日起,老企业执行新建企业水污染排放浓度限制和大气污染物排放浓度限制的标准要求,这将对焦化企业提出来更高的要求。

“不仅如此,国家能源局早在2014年10月发布了《关于调控煤炭总量、优化产业布局的指导意见》,意见下发的目的就是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节能减排、治理大气污染等工作,将按照上大压小的总体思路,严控增量、优化存量,发展先进、淘汰落后,提高产业集中度和总体生产力水平。未来措施的影响将会逐渐体现。” 山西省化工设计院总工程师曹阳说道。

曹阳介绍,焦化企业环保压力日益加大,还体现在要严格执行国家行业准入标准,以此促进产业园区化、规模化、现代化、大型化集聚发展。今后山西省原则上不再布点新的粗苯加工、煤焦油初级加工项目,各市根据现有的初加工项目进行置换或调整项目承载主体,防止低水平重复建设。鼓励不同集聚区之间进行原料二次互换,提高同一产品的深加工集中度,实现差异化、特色化发展,同一集聚区不重复建设同类型化产深加工项目。还将加强对重点焦化集聚区配套污水集中处理、化产集中加工平台的投入和扶持力度,推进集聚区内焦化联产、原料资源统筹利用、三废集中处理,实现焦化产业转型升级和环境友好一体化发展。

“尽管山西省内部分煤焦化企业是集焦炭、化产回收、煤制甲醇、煤制烯烃于一体的现代化环保企业,但这些只是焦化污染防治的一个缩影,并不是所有的焦化企业都能很好地在环保设备上更新并及时投产。”曹阳强调,新《环保法》已经开始实施,罚款上不封顶,显然所有目前在环保方面不合格的钢厂、焦化企业、煤矿必须通过技术改造、替换设备等措施,来达到国家标准。因此,环保成本的提高将成为焦化产业链上的又一层压力,同时也是淘汰落后产能的重要方式之一。

转型思路 化工焦或有新天地

面临这样的重重压力,山西焦化企业将何去何从?

山西省原化工厅厅长白玉祥就为新绛县煤化工产业循环经济园区开出了药方。

“新绛县煤化工产业循环经济园区是山西省新型工业产业示范基地之一,园区按照‘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原则,以煤炭深加工为基础,以发展循环经济为方向进行规划建设。”山西省新绛县煤化园区管委会主任樊文胜告诉记者,目前该园区入驻园区企业30余家,每年有冶金焦产能390万吨、合成氨26万吨、尿素40万吨、顺酐15万吨等多种煤化工产品,但基本还是“煤—焦—化”粗加工产业链,今年情况不是很好。

白玉祥给出樊文胜的建议是,利用现有焦化的过剩产能生产化工焦,实现焦化装置满负荷生产,同时可满足化产品加工装置的正常运行。园区现有焦化产能390万吨,其大型焦炉(炭化室高5.5米)用于生产冶金焦供应市场,将中型焦炉(炭化室高4.3米)的产能拿出部分产能生产化工焦,供合成气化工用原料,向现代煤化工转型发展。有三个方案,一是采用副产剩余焦炉煤气与化工焦气化煤气双气头耦合工艺生产合成气建设;二是以每年6亿标准立方米焦炉煤气和85万吨化工焦气化煤气为原料生产60万吨甲醇联产19万吨LNG,每年60万吨甲醇产能则采用MTG工艺生产20万吨93#(R)清洁汽油,副产3.2万吨LPG;方案三是以每年6亿标准立方米焦炉煤气和85万吨化工焦气化煤气为原料生产6亿标准立方米合成天然气。

牛振奎非常赞成白玉祥的观点,他表示,他们做过调查研究,近几年不亏损企业的经验就是高开工率。较高的开工率,可以使每吨焦固定成本下降,焦化副产化工产品增多,以化补焦,可使企业在盈利的条件下正常运营,但焦炭市场基本固定,高开工率不是每一个企业都能正常的销售。解决的办法就是利用炼焦装置富余的产能,生产化工气化焦,进而生产市场短缺天然气。

牛振奎指出,焦炭按照质量指标和应用领域不同,可以分为冶金焦、铸造焦和兰炭(半焦),三者之间的区分主要在于结焦温度和焦炭的强度等存在差异。铸造焦相对需求量小,兰炭一般用长焰煤生产,多用于电石、玻璃等领域。西北地区的许多焦化企业已经转向生产化工焦、气煤焦等产品,占领电石、玻璃、陶瓷等市场。

牛振奎指出,生产化工焦要做好以下工作:一是提高稳定冶金焦产品质量,提高服务质量,稳定冶金焦的市场客户源;二是在冶金焦合同不满的情况下,富余产能可以利用山西廉价的气煤资源、高硫煤资源生产化工焦,从而提高煤焦装置的开工率和化产品的产量;三是生产化工焦要作好经济测算,无论是销售气化焦,还是自身配套化工焦气化生产天然气、甲醇等产品,都要算好经济账,化工焦成本应起码低于无烟煤的销售价。同时要注意,测算综合经济账,化工焦成本过高,如能部分生产化工焦,提高开工率,增加化产收入,在保障企业有一定利润的条件下,适当降低化工焦的成本,使后续化工焦加工产品有相当可观的利润水平,则较容易引资进行化工焦延伸加工的合作。四是要注意配煤的研究,无论是生产冶金焦,还是化工焦,都要加强配煤的研究,以低价的煤,生产高质量的冶金焦,低价的煤生产成本更低的化工焦,增强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兼并重组 打造千万吨级焦化园区

市场形势的变化,政策的不断严格,使得山西焦炭行业的改革也正在加快。

“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山西省焦化行业兼并重组工作领导组办公室发布了《关于下达全省焦化兼并重组主体及所属企业名单(第一批)的通知》,从中可知将由133家所属企业组合成67家主体企业,钢铁配套企业由17家所属企业组合成14家主体企业。”闫德鸿指出,这为今后焦化企业化解落后过剩产能、集约化发展奠定了基础。

随着新一轮兼并重组的推进,到2015年,山西省将打造4个1000万吨级的焦化园区,3个1000万吨级和10个500万吨级特大型企业,前15位焦化企业产能占全国动态产能比例达70%以上,山西焦化企业正在兼并重组中发展。

各个地方政府也正为此努力。据了解,吕梁市坚持焦化并举,巩固焦炭企业兼并重组成果,全市焦炭总量控制在4500万吨以下,单企规模达到200万吨级,园区(集中区)焦炭生产占到全市总产能的85%以上。孝义市则规划到2015年所有焦化企业将全部入驻园区,焦炭总产能控制在1500万吨左右;单企产能达到200万吨级以上,炭化室高度达到6米(含5.5米捣固)及以上;形成60万吨煤焦油深加工、180万吨甲醇、20万吨苯加氢、60万吨烯烃生产能力。园区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后,每年可实现产值1000个亿元、利税100个亿元、新增就业岗位2万多个,建成世界一流的煤化工产业基地。

山西省副省长郭迎光对此指出,山西焦化行业下一步的发展要在建设节能、环保、高效的大型现代化焦炉和大力延伸化产深加工产业上做文章。

山西省经信委副主任胡荣华也表示,山西焦化行业目前正按照省委王儒林书记着力推动煤炭产业向市场主导型、清洁低碳型、集约高效型、延伸循环型、生态环保型、安全保障型的“六型”转变,走出一条“革命兴煤”之路的要求,全面推进焦化行业廉洁发展、转型发展、创新发展、绿色发展、安全发展、统筹发展,将通过几年努力(到2017年),化解焦化行业产能严重过剩矛盾,产能利用率达到80%以上。

“从60%到80%,提高20%,从现在到2017年去完成,山西确实需要付出艰巨的努力。”闫德鸿不无感慨地说。

所属类别: 行业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累计访问量:217873